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文章标题:新官上任三把火!栾云平喜提麒麟剧社副总陶阳是何职位?

发布时间: 2021-10-27

  “因为他童年幼年时代坎坷的经验是,多少人一辈子活不过来”,郭德纲这一句线年前一段轰动京剧界的往事。

  2007年9岁的陶阳第一次见识到了人生疾苦,小编之前说到陶家父母无法忍受陶阳遭受的种种,带着一众亲戚前去沈阳q小陶阳,当时提到一个细节,陶阳在派出所不愿意和亲生父母回去,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为了让孩子得到更好的培养,他们选择留在大连,靠修表赚取营生,把儿子送到沈阳,并寄宿在王福忠的家里,将小陶阳放在沈阳跟王福忠学艺,陶家父母则是去了大连谋生计,父母一边修表一边想念着儿子,小陶阳一边练功一边想父母,长期的两地分隔思念都淡了许多,小陶阳说他也有很想念父母的时光,却总也见不上一面。

  一切的变故直到陶家父母某次看电视,他们在电视上看到陶阳的名字前面加个王字,成了三q陶阳的开端,在派出所里调解之时,小陶阳的态度让在场民J都大吃一惊,陶家父母说:“跟我们回江西老家,我们不学了”,可小陶阳三番两次拒绝沟通令父母满眼辛酸,此时只能让小陶阳姐姐出面谈话:“跟我们回去吧”,小陶阳这才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我不走”,这三个字这让陶家所有人都不敢想也不能想。

  长期与自己朝夕相伴的京剧似乎成了小陶阳心中比父母更加可靠与信任的东西,也是在这时候陶家父母意识到,他们真的与陶阳分开的太久了,三q陶阳之后,陶家父母终于带着陶阳回到了江西老家,小陶阳选择将自己封闭起来,整日不说话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半年后转机来了,曾和他两次录制节目的郭德纲发出邀请,希望陶阳可以参加自己相声剧的演出,陶家父母心中仍有芥蒂,可这回不再是2007年了,陶家父母赌对了。

  然而世人只了解陶云圣,对其身后的麒麟剧社却略知一二,比如麒麟剧社的成立,陶阳并不是第一选择,麒麟剧社2016年8月18号,位于北京前门大石栏一家老戏院内,红灯笼高高挂起锣鼓声也响彻天边,郭德纲在这里组建了一支京剧剧社取名麒麟。

  这是时隔整整26年三庆园的牌匾重新在原址上挂了起来,这寓意着作为七大戏园之首的三庆园,重新迎接承载着悲欢离合的皮黄之声,那天晚上作为麒麟剧社的第一场演出,郭德纲和徒弟陶阳唱了一出《左连成进京》。

  大张旗鼓开业的麒麟剧社,首先就迎来了敲打京剧的萧条,可以说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这其中包括郭德纲包括陶阳,尽管每周四场演出也改为每周两场,也依旧没有让麒麟剧社转亏为盈,郭德纲心中不忍却也没办法。

  2016年底,就在麒麟剧社开业三个月后,这天最后一场演出,随着锣鼓声停止大幕拉合,郭德纲好一阵没说话,强忍着内心的不舍,宣布麒麟剧社暂停营业,陶阳此后虽有演出,却也是在相声的舞台上,“还有戏瘾吗”?这是那段时间郭德纲常问小陶阳的一句话。

  终于在某天夜里,小陶阳和陈书桐去了郭德纲家里,坦白自己的想法,想再演最后一场,给自己一个交代,给观众一个交代,郭德纲那天在他们眼里看到的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且全力以赴的那份真挚,麒麟剧社暂停七个月后,在天津劝业场重新拉开帷幕。

  人数凑不齐,每个参演演员也要承担后台工作,这天麒麟剧社所有成员抱着的想法其实是告别,结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台上坐满了观众鼓掌声叫喊声,一时间小陶阳在内的所有演员心中激动,麒麟剧社有希望了。

  2017年10月,麒麟剧社重新回到三庆园的怀抱,小陶阳在其中有担任一官半职吗?德云发展史上总有美谈,郭德纲曾说:“我要让陶阳有个唱戏的地方”,为此创立了麒麟剧社,让我们将时间倒回到2016年8月18号之前,郭德纲给人打了一通电话,然而并不是小陶阳。

  30岁的陈书桐出生在山东,2015年毕业之后,在温州的戏院里唱戏,去北京城管理一家京剧剧社这件事,从未出现在陈书桐的计划中。“我有资源有场地,想自己搞一个剧社,愿意来吗”?陈姝彤开心之余也有自己的担心,北京面对京剧售票演出的形式,可以说消失了快60年,此京剧剧社的成立,恐怕要打破此局面。

  陈书桐带着无尽的未知以及冲劲在2016年从温州来到北京,麒麟剧社演出的那些日子中,陈书桐负责了大小事宜眼前,图中此人是邱广勇,2015年奔波于天津、北京两地,麒麟剧社早期的服、化、道都是此人负责,为了这一间屋子里的大小物件,他花光了自己的积蓄,随后还有贾怀胤等主要演员,其中还有陶阳,陶阳担当的一直是主要演员的角色。

  从2017年麒麟剧社再次的开张,到现在确实打破了北京城京剧的局面,趋于稳定可以盈利,栾云平担任麒麟剧社代理社长,真正的社长是谁,郭德纲一直未定,这也让不少人猜测其用意,京剧的萧条已成定局,麒麟剧社率先的打破了此局面,火的仅仅是麒麟剧社而不是京剧。

  作为一个剧社固然是以盈利为主,作为一社之长,你可以京剧能力不过关,但管理协调能力必须是主要,考虑看如今的陶阳97年出生,也才刚刚24岁担任此大任,恐心有余而力不足,过几年我们再看,小陶阳也在成长,时候到了能力匹配上了,自然也就在干爹的考虑中了。